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缓报、瞒报、谎报、漏报疫情面临的刑事风险
发布时间: 2020-03-11 【字号:
 

 

2020年初,自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蔓延至全国乃至全球,每个新增病例的背后都是公众担忧的目光。在举国上下共抗疫情之际,一些人确隐瞒接触史、对政务信息迟延少报,不但耽误自身病情的确诊与治疗,也让不知情的接触者成为无辜受害者,给社会造成了一定的恐慌与危害。本文针对不同的行为主体,浅谈缓报、瞒报、谎报、漏报疫情给行为人带来的刑事风险。

一、《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的相关法律规定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甲类传染病包含鼠疫和霍乱两种;乙类传染病包括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艾滋病、病毒性肝炎、脊髓灰质炎、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等。

2020120,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国家卫健委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但采用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传染病防治法》对传染病的防治有着非常详细的规定:

《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一切单位和个人,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

《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传染病病人或者疑似传染病病人时,应当及时向附近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医疗机构报告。

《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依照本法附有传染病疫情报告职责的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控制机构、医疗机构、采供血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不得隐瞒、谎报、缓报传染病疫情。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有关单位和人员报送、报告突发事件信息,应当做到及时、客观、真实,不得迟报、谎报、瞒报、漏报。

二、缓报、瞒报、谎报、漏报疫情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

缓报是指报告相关事件、事故的时间超过规定时限的;瞒报是指故意对相关事件、事故隐瞒不报的行为,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谎报是指故意不如实报告相关事件、事故的时间、地点、人数等内容;漏报则是指由于疏忽大意或者过于自信导致对应当上报的事件、事故未予以上报。

如何理解缓报、瞒报、谎报、漏报这四个概念,只要抓住其中的关键词就能准确的定性,笔者利用公式的形式简要的解析四个概念的区别:

缓报=超时+报告

瞒报=隐瞒+超时+未报告

谎报=报告+不如实

漏报=过失+超时+未报告

不论缓报、瞒报、谎报、漏报,均对相关事件、事故的预防与控制起到了负面的作用,因此,《传染病防治法》第六十九条对隐瞒、缓报、谎报传染病疫情的情况、《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六十三条对迟报、谎报、瞒报、漏报有关突发事件的信息均做了详细的规定,如果违反上述规定,情节严重的可能触犯刑法的,即构成犯罪。

(一)针对普通民众

1.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根据202026日两高两部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故意传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费用病原体,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危害公共安全的,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罚:

1)已经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病人、病原携带者,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

2)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

2.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

而根据2003514日两高发布的《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传染病解释》)第一条规定:“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患有突发传染病或者疑似突发传染病而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者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按照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由此可见,对于普通民众缓报、瞒报、谎报疫情信息的,可能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或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二)针对负有信息公开责任的监管人员

    1.滥用职权罪或玩忽职守罪

《意见》中明确:“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负有组织、协调、指挥、灾害调查、控制、医疗救治、信息传递、交通运输、物资保障等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以滥用职权罪或者玩忽职守罪定罪处罚”。

《传染病解释》中第十五条、十八条对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也做了相关的规定。

2.传染病防治失职罪

《意见》中明确:“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防治监管职责,导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流行,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四百零九条的规定,以传染病防治失职罪定罪处罚。”

同时,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高检发释字[2006]2号)一、渎职犯罪案件(二十)传染病防治失职罪规定“传染病防治失职罪是指从事传染病防治的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传染病防治监管职责,导致传染病传播或者流行,情节严重的行为。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6、在国家对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采取预防、控制措施后,隐瞒、缓报、谎报或者授意、指使、强令他人隐瞒、缓报、谎报疫情、灾情,造成传染范围扩大或者疫情、灾情加重的;…”。

由此可见,对于负有信息公开责任的监管人员缓报、瞒报、谎报、漏报疫情信息的,可能构成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或传染病防治失职罪。

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与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需满足以下条件才构罪:

1.犯罪主体必须是已经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和新冠肺炎疑似病人;

2.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不仅传播病毒的行为是故意的,而且对危害后果也是故意的,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

3.客观上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的行为;

4.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

只要满足上述四个条件,对于已经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不必实际传播致人感染就可以构罪;而对于疑似病人还必须满足第5个条件,即已经造成新型冠状病毒实际传播致感染的才构成此罪。

如果实施犯罪时并没有被确诊,只是后来确诊,而行为人主观上有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的过失,即可考虑是否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过失犯罪都是结果犯,所以对于实施上述行为时没有被确诊,后来被确诊的,只有在新型冠状病毒被实际传播导致他人确诊感染的情况下才构罪,没有人被确认感染或者没有证据证明是其传播的则不构成此罪。

当然,对于已经意识到很可能已经感染的行为人,出入公共场合最终导致病毒实际传播的,随后被确诊的,可以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间接故意。

四、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与传染病防治失职罪

传染病防治失职罪与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最明显的区别在于犯罪主体不同,传染病防治失职罪的犯罪主体是卫生行政部门中从事传染病防治的工作人员,而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的犯罪主体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客观方面,传染病防治失职罪是由于行为人严重的不负责任导致传染病传播和流行;滥用职权罪主要表现在滥用职权或者超越职权,致使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流行;玩忽职守罪则是表现为不履行、不正确履行或放弃履行职责,从而导致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流行。

白岩松在新闻中说到“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信息公开就是最好的疫苗,而在最后的胜利没有到来的时候,真实的数字和真实的情况是最有利的推动力”;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在评论肺炎疫情来势汹汹时指出“谁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还重,谁就是千古罪人。谁为了一己之利,刻意迟报瞒报,谁就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对于这类人,必须根据刑法严肃处理”。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严格遵守疫情防控要求,各部门在各级党委的领导下,积极主动履职,打好防疫保卫战;普通民众主动配合做好防控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不获胜绝不轻言成功”!

(厦门市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  边明舒)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